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凯发娱乐科技有限公司!

已阅读

中国版TLAC落地,四大行达标压力有多大?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21-11-01
html模版中国版TLAC落地,四大行达标压力有多大?

在公开征求意见1年多后,中国版TLAC(总损失吸收能力)管理框架终于来了!

9月30日,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财政部联合发布《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总损失吸收能力管理办法》(下称《办法》),设置了TLAC风险加权比率和TLAC杠杆比率衡量G-SIBs的损失吸收能力。

目前,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被FSB列入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四大行当前存在多少资金缺口、达标是否存在压力,也成为投资者普遍关注的问题。

相关部门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办法》规定的总损失吸收能力要求符合市场预期,考虑到配套政策后,我国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达标压力不大,在其经营承受范围内,不会影响信贷供给能力。

什么是总损失吸收能力?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防范“大而不能倒”成为反思危机教训、完善金融监管体制的重要内容。为有效解决“大而不能倒”问题,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于2015年11月批准了金融稳定理事会(FSB)提交的《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总损失吸收能力条款》,正式明确了总损失吸收能力的国际统一标准。

《办法》所称总损失吸收能力,是指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进入处置阶段时,可以通过减记或转为普通股等方式吸收损失的资本和债务工具的总和。《办法》适用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设立的,被金融稳定理事会认定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商业银行。

《办法》规定,外部总损失吸收能力比率包括风险加权比率和杠杆比率,分别指符合规定的外部总损失吸收能力工具与风险加权资产和调整后表内外资产余额的比率。我国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风险加权比率应于2025年初达到16%、2028年初达到18%,杠杆比率应于2025年初达到6%、2028年初达到6.75%。同时,在外部总损失吸收能力风险加权比率要求的基础上,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还应满足储备资本、逆周期资本和系统重要性银行附加资本等缓冲资本的监管要求。

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总体看,实施《办法》对我国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影响正面,将引导其健全风险处置机制,提高稳健经营水平,更加注重业务发展与风险抵御能力相匹配,有利于控制其非理性扩张和系统性风险的积累,促进其向多元化、综合化的方向转型。同时,《办法》对标国际金融监管改革的最新实践,对我国银行参与全球化竞争也具有积极意义。

四大行达标压力有多大?

当前,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均被FSB列入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距离达标时点还有三年多的过渡期,我国四大行能否按时达标也成为不少投资者关注的问题。

第一财经记者从全景网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看到,自征求意见发布以来,投资者纷纷向各大银行问询银行目前存在的资金缺口以及能否在规定日期前满足监管的相关要求。

面对投资者诘问,几家国有大行也回应了市场关切。例如,农业银行表示,“资本是银行经营的基础。我行高度重视资本管理,以内源渠道为主补充资本,通过稳定的盈利提升资本水平,强化内部资本节约,坚持优化经济资本配置。同时也加大外源性资本补充力度,推动资本充足率稳步提升。关于TLAC要求,目前我行正积极加强该方面研究,并配合监管部门做好相应的测算和政策制定工作,同时大力夯实资本基础,为TLAC达标创造有利条件。”

建设银行称,“截至2019年末,我行资本充足率为17.52%,处于国内领先水平。未来TLAC资金缺口情况取决于宏观经济情况、银行盈利水平、资产质量、资产新增总量和结构等多方面因素。我行拟采取以下措施应对:一是坚持“坚持内部积累和外部补充并重”的资本补充原则,重视通过利润留存实现资本内生式发展,合理开展外部资本补充;二是采取资本集约化和精细化管理等手段,积极推进资本节约,提升资本使用效率。”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对第一财经表示,以2021年中报披露的数据为依据,经大致估算,若以16%的TLAC为目标要求来看,四大行的资金缺口在7000-9000亿元之间,总体缺口约为3万亿元。根据这一测算结果,未来3年,我国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距离达标仍有距离,但压力可控。面对资本补充需求,可能会在政策支持下加大非资本债务工具的发行。

在业内专家看来,时隔一年后《办法》正式出台,对提高我国大型银行风险管理水平,增强金融体系稳健性,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等具有重要意义。

光大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张旭对记者表示,新纳入的系统重要性银行可以获得一定的缓冲期。例如,2022年初之前被认定的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在《办法》规定的2025年初、2028年初达到相应的标准即可;2022年初之后被认定的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在被认定之日起三年内满足要求即可。虽然面临2025年的目标仍然存在一定的差距,未来3年内四家银行将会发行大量资本工具或其他具有损失吸收功能的债务工具。

存款保险基金能起多大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存款保险基金可纳入TLAC。

《办法》规定,存款保险基金可以计入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外部总损失吸收能力。当外部总损失吸收能力风险加权比率最低要求为16%时,存款保险基金可计入的规模上限为银行风险加权资产的2.5%;当外部总损失吸收能力风险加权比率最低要求为18%时,存款保险基金可计入的规模上限为银行风险加权资产的3.5%。

数据显示,2020年末存款保险基金存款余额620.4亿元。“这一规模相较于TLAC缺口较少,但随着商业银行每年缴纳数额的累计,预计后续效果会逐步显著。”明明分析称。

“考虑到此前的征求意见稿中已经披露了相关要求,四大行也未雨绸缪开始增大资本补充工具发行规模,此次规定符合市场预期。”在明明看来,我国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预计将有序完成达标任务:一方面加大资本补充力度,另一方面合理控制风险资产规模。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称,下一步,工农中建四大行作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在执行TLAC要求过程中,若单纯依靠利润内生补充资本,则可能限制资产投放和增速,因此要更加注重创新设计、发行总损失吸收能力工具,有效达到监管要求,维护经济金融稳定。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杜川

相关的主题文章: